【独家】无暇关注国家课题 民众忙打拼冷待大选

  • 编辑时间: 2020-06-13
  • 浏览量: 593
  • 作者:
【独家】无暇关注国家课题 民众忙打拼冷待大选 民众对于盛传两年的大选年感到有点麻木。

大选风谣传多时,且越传越烈,都市选民忙“找吃”,无暇理会大选何时到,反观各政党阵营已如火如荼展开备战!

早于两年前坊间不时谣传国会随时解散,以举行第14届全国大选,从去年臆测6月、9月到12月,始终只闻楼梯响,不见人下来。


到了今年,再有传言指农历新年前以及3月,但如今新年已过,坊间猜测视乎是“瞎猜”,这令本来热衷及期待大选的民众都冷却下来,大家皆认为待国会真正解散后,再谈也不迟。

来届大选被视为激烈一战,国阵誓要保住政权,希盟也扬言要倾尽全力入驻布城,两方阵营势不可挡,但按照坊间的反应,现阶段这都是政党之间的斗争,待正式进入竞选期,再依据候选人表现来作评估及决定。

针对大选来不来的课题,《》记者走访吉隆坡一带,民众坦言,生活忙碌,对国家时事课题并不热忱。

有的业者直言,近两年经济不景气,加上消费者已在新学年及农历新年期间花了一大笔开销,大家在烦钱不够用,所以没把心思放在选举上。

他们说,国会解散也说了两年,加上近期有关大选谣言四起,候选人大调动等不时传出,民众不懂是否属实,所以不愿去做无谓的猜测与讨论。


朝野政党积极备战争表现

朝野政党阵营积极为大选热身,待国会解散后,全面应战,争取最佳表现。

据观察,从去年中开始,举凡各族节庆,各被内定准候选人积极在各公共场所挂祝贺横幅,还有趁新年前到巴刹派日历及年柑,与选民互动。

受访政治人物指出,虽竞选期限只有约14天,惟要准备工作多,每个国会选区的政党领袖,都会在半年前为大选提前做准备,尤其是准候选人。

这包括招徕义工、监票员及计票员等,每个选区可用上数百至千人以上;别外还得准备应战所需旗帜及竹竿等。

至于个人宣传用品,一般已备好软件,待正式领命后,才开始投入印刷工作。

【独家】无暇关注国家课题 民众忙打拼冷待大选 市场经济不景气,民众没花心思在大选风上。

提前安排培训人手
民政党峇都区服务中心协调员·刘华才

竞选机制早前已启动,惟尚早没积极推动,只做一些热身工作,如招徕大量义工与助选团帮忙,这些需提前半年安排,约要1000人左右,否则一旦宣布大选,难以在短时间内找到人手。

例如峇都国会选区选民人数高达8万5000人,有26个投票站,每站至少30人帮忙,如查询选民投票站、协助不便选民,还需有监票员及计票员等。这需提前安排及给予适当培训,以掌握工作内容。

此外,大部分选区在重划后更改,目前大家处于备战阶段,但若有选民登门要求帮忙,查询投票处,会给予帮忙。

准备竞选品招义工
行动党泗岩沫花园支部主席·游佳豪

大选将至,泗岩沫区开始筹备大选必备事宜,如预先订好所需旗帜竹竿及瓶装水等,以及招徕义工团助选;至于个人海报之类,会在确认候选人后,于提名日前赶印。

上届大选,我们通过网络召集1000名义工。一般大选的提名日及投票日较需要大量的义工,以协助内外工作;平常则是按义工的时间编排竞选活动,负责一些物流工作。

每周会商分配工作马华蒲种金銮区服务中心副主任·赵启兴

金銮区竞选机制已启动很久,目前每星期召开会议,探讨应对事项,分配工作,包括从党员中挑选合适的义工;另也为陈旧竞选室重新粉刷。

我们也积极招揽中立的大学生担任监票员与计票员,确保流程透明化。

另外,由于候选人尚未公布,所以还没有印刷宣传品,一切只在探讨,尚没有投入运作。不过已开始物色合适地点安插党旗及候选人海报等。

少关注政治走势菜贩·陈克强

农历新年刚过,市场相当寂静,加上大选也未明朗,大家在为钱而烦的当儿,也没有多关注现有政治走势。平常只听到商贩抱怨经济不理想,没有听到有人关注朝野政党的候选人事宜。

到目前为止,也不见有准候选人到来巴刹走动,关注商贩,也没有党旗或横幅张挂,只是一些地方有挂农历庆贺横幅。相信待选委会宣布,候选人名单公布后,坊间自然会聊起大选及国家大事。

此外,商贩一般所要求是国家经济发展蓬勃,公平待遇,人人都能找到两餐吃。

应尽公民责任投票福建面业者·杨国俊

没察觉有人高淡大选新闻,加上解散国会也谈了近两年,大家好像不太热忱,四周没发现有什幺政党宣传等。相信待国会真正解散,有一定人选及竞选新闻,大家会开始热于讨论朝野对像。

平常忙于工作,没有花太多时间在国家课题方面,不过本身清楚自己区的国会议员是谁,所要的国家前景是什幺,每届大选都尽公民身分投票。

不见朝野政党拜票商人·张宗明

虽然说大选即将到来,惟朝野政党之间没有一个明确信息出来,加上城市人忙工作,不见有人在茶室或午饭期间高谈阔论,也不见有人在新年时,到来半山芭一带露脸宣传。

偶尔会有一些政党粉丝要求我们支持,炮轰另一方,我基于言论自由,听后便算,鲜少发表竟见。

我个人不喜欢以情绪投票,清楚知道我那区国州议员是谁,只要是有做事的,我都会投选,不会以党背景为考量,这样才能确保社区发展与民声不受忽略。

独家报道:潘丽婷/摄影:陈奕龙

独家报道:潘丽婷/摄影:陈奕龙